风外笙

顺儿哥二郎真爱
花爷本命

【船铁】

“收帆!!”

远处传来船长的嘶吼,躲不过了,这场风浪来的太出人意料,我看见有人从高高的桅杆上被甩了下来,一声短促的尖叫还压抑在喉咙里便没了声息,没救了,没办法了,我像每一个第一遇到风浪的水手一样没出息地躲在甲板的角落里,船长还在嘶吼着。

船身开始猛烈的震动,我睁开眼,看见一个人站在我的面前,他一把抓起我的衣领,推搡着我,我看见了船长还有其他的水手,他们每个人都睁大了眼睛,身体不住的哆嗦着,抓我的人把我推向船长他们,我听见船长嘴唇颤抖着说出一个名词,

“飞翔的荷兰人”

我的脑子刷的一下变的空白,其他水手却显得有些茫然,只有少数几个同我一样苍白了脸色,这是一个很古老的传说了,若非带我上船的老水手整日的在我耳边说那些海上的传奇故事,我也不会知道,我想象着戴维琼斯的模样,不禁打了个寒颤。


我听到了一个脚步声向我们走来,我几乎不敢抬起头,有几个胆大的水手站了起来,我听到他们说道,
“谢谢您救了我们,如果您愿意把我们送上岸的话我们会给您我们所有的家财当作报酬。”我听到他们的声音在发抖,我知道他们一定以为这一伙人是海盗。

“你们上不了岸了。”这是戴维琼斯的声音?我有些疑惑的抬起了头,入眼的是一个年轻人,他的皮肤是长年航海的人的干裂的古铜色皮肤,很有些帅气,我没见过戴维琼斯,但老水手的传说里,戴维琼斯应该是像个怪物一样,这真奇怪。

“为什么?如果你把我们留在这里,我敢保证你们什么也得不到!”那几个水手有些急了。


“你们已经死了,”哪个年轻人很平静地说着,“这里是飞翔的荷兰人号,我是这里的船长威尔特纳,我们负责把海上的幽灵送往他们该去的地方,你们可以选择留在荷兰人号上为我干活一百年,十年上一次岸,也可以选择现在就由我带你们去往另一个世界。”


水手们沉默了,随后疯狂地吼道“你开什么玩笑!什么飞翔的荷兰人!你才死了!你个神经病!”


威尔沉默着,船长也跟着吼道:“你们这群蠢货,都给我闭嘴!”我看的出船长的恐惧,他的手还在颤抖着,但他依然是我们的船长,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他说的是真的。”船长哽咽着说道,“我对不起你们,但是我们真的死了。”


水手们这才真正的惊恐起来,威尔只是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他送走了每一个不愿意留下的水手,轮到船长的时候,他顿了一下,说:“你是个好船长。”

这很令我吃惊,我以为他应该是个很冷漠的人,看来我错了,我选择留了下来,这片大海,我才刚刚接触,我还不想这么快的离开,威尔再三询问了我三遍,才同意我成为了他们的一员,船长看着我叹了口气也没多说什么,这是我的选择。


刚开始几个月荷兰人号上的每一样东西都令我啧啧称奇,我了解到荷兰人号的前任团长的确是戴维琼斯,也的确长了一张海怪的脸,老水手并没有骗我,我也了解到了黑珍珠号还有杰克,我想象着那个掐着兰花指,走着小碎步的杰克船长,想象着他和威尔并肩作战的样子,我无数次在梦中看见杰克对着我招手,杰克简直成了我的偶像,荷兰人号上的水手们都拿这件事跟我开玩笑,荷兰人号的水手不爱自己的船长,却崇拜上了一只小麻雀,哈哈哈。


我没有理会他们,在这船上我最想和威尔聊一聊,聊一聊他过去的冒险,聊一聊他和杰克一起闯过的艰难险阻,但是威尔总是游离在水手之外,他不和水手们喝酒打闹,甚至话都很少说,他的存在感简直薄弱到令人发指,他只是日复一日的拿着一个罗盘,站在甲板上,靠着栏杆,眺望着大海。


水手们又一次在船上狂欢,我看着威尔的背影,寻思着和他搭话,说实在的威尔看起来很年轻,而且长了一张可以让所有女孩疯狂尖叫的脸,这样的人,很难让人不对他起好感,尤其是在这样一个没有时间没有空间的大海上,我是崇拜杰克,但是威尔的背影却常常让我的心随着海水颠簸流浪,我离开水手们的聚会,鼓足勇气向着威尔走去。

“嗨!”我有些干硬的打了声招呼。

“嗯?”威尔合起了罗盘,有些疑惑的看着我,“有什么事吗?”

我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难道要说今天的天气真好?见鬼!

我镇了镇心神,脑子在一秒内转了几千转,我开了口,

“船长不喝酒吗?”我真想给自己一巴掌。

“不喝。”威尔顿了顿,又补了一句,“我讨厌酒。”

OK,弄巧成拙,我暗暗给自己打了打劲儿,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

“哦是吗?其实我也不是很喜欢酒。”这可真是一次失败的搭讪。

“嗯。”

就在我以为这次搭话彻底失败的时候,威尔忽然主动开了口。

“你喜欢杰克?”

“是啊!”

很好的话题。

威尔又看了看手里的罗盘,接着说道,

“想不想听一个故事。”




“知道不老泉吗?”

没等我回答,威尔便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我刚当上荷兰人号船长的时候,杰克告诉我他找见不老泉了,他说他可以一直在陪着大海了,我向他表示了恭喜,但我心里却很愤懑,每个人的愿望都可以实现,只有我一个人负担着我最不想负担的责任。

杰克得到不老泉后,便天天跟在荷兰人号后面,他凭着自己的罗盘,一点也不怕我把他甩掉,他可真的很烦,但我对他没有办法。

他拉着我给我讲他早年的事迹,跟我讲他如何和东印度公司周旋,还给我带来岸上伊丽莎白的消息,甚至于伊丽莎白死去的消息也是他给我带来的,他在我好不容易能上岸的时候,带着我到特图加喝了个烂醉。”

你不是不喜欢喝酒吗?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地想着,威尔似乎已经忘了我的存在,接着说着,


“那个时候时间好像也没有那么难熬,杰克每天都能给我们带来惊喜,他有时候带着一只猴子想给我表演耍猴,结果后来变成他追着猴子在两艘船上四处乱跑,到最后也不知道是谁耍了谁,还有他有一次不知道怎么惹到了海军,结果害得我们让海军足足追了俩三个月,最无理的一次,是他居然邀了特图加的一个姑娘上了荷兰人号,说是她爱慕我许久,见不到我就要跳海自杀!这简直是胡闹!”

威尔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我的心也凉了半截。

没等他接着说下去,我便插了嘴,

“那杰克现在在哪?”

威尔沉默了,眼睛里透着股迷茫,他指着前面跟我说,“他在那里。”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隐隐约约有一片陆地,没等我继续询问,他又接着说道,

“我跟他吵了一架,那天我父亲走了,他说他坚持不下去了,他走了,他自由了,而我呢?依然被拴在这大海上,我心情很不好,我和杰克开始吵架,他劝我不要伤心,我吼他说我不在乎,我们起了争斗,他的罗盘掉在了甲板上,我们谁也没注意,我把他赶上了黑珍珠后,便扬长而去,我知道他总会找到我的,但整整一年,他没有来找我,我简直要发了疯,直到我看见在甲板的夹缝里,那个罗盘,杰克找不见我了。

我捡起罗盘,罗盘指针指向杰克,我知道,但是我顺着罗盘,最后指针指向了陆地,我永远无法涉足的陆地,这是他给我的惩罚,那片陆地,罗盘一直指向那里。”

一时间气氛沉默的有些可怕,我不敢相信杰克就这样抛弃了威尔抛弃了大海,我睁大了眼睛紧紧地盯着前方若隐若现的地平线。



威尔再没有说些其他的,我看着他沉默的背影,下了决心,我趁着黑夜,偷了罗盘,我爬上了那片土地,我不知道不到十年上岸的惩罚,但似乎海女神给予了我祝福,我成功的上了岸,指针开始偏转,我顺着罗盘找见了一个土丘,不祥的预感开始用上我的心,我挖开了土丘,一个棺材里装着一家骷髅,骷髅的双手紧紧地搂着一个小箱子,聚魂棺。

一切不言而喻,杰克怎么死的已经不重要了,我开始无限的伤怜望着这片大陆的威尔,我重新返回到船上,我不知道该跟威尔说些什么。

“你见到他了。”威尔站在我的面前,面容少有的急切。

他知道我偷拿了罗盘。

我告诉他,

“他死了。”

我看见他的悲伤,我扑过去给了他一个拥抱,从他的腰间拿走了钥匙,他错愕的看着我。

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像一个英雄,我打开了聚魂棺,一切都结束了。







评论(7)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