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外笙

顺儿哥二郎真爱
花爷本命

【黑花】以后

  黑瞎子其实不太懂戏,从前跟着陈四爷混得时候就不太懂,只是四爷爱听,他便也跟着看过几场,能说道几句,后来单干就没在碰过,即使后来他和解雨臣混到了一起也是一样。

  他有时候也挺奇怪,不知道解雨臣每天哼呀个什么劲儿,解雨臣请他去戏院听戏,他刚到地还没等解雨臣出场就睡着了,梦里解雨臣像个小姑娘一样,羞答答地拉着他的衣服,小声地问他什么时候娶他。

   黑瞎子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吓醒了,醒来手心里黏糊糊的,周围的人都走没了,除了他就解雨臣一个坐在戏台上,悬着两条腿,咔吧咔吧地磕着瓜子,那瓜子皮落在戏台前积了有一地,见黑瞎子醒了他就从戏台上跳了下来,抖了抖衣服,冲黑瞎子啧了两声,摆出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模样狠劲儿地摇了摇头。

  黑瞎子让他逗笑了,说你磕着一地瓜子也不怕一会儿扫地阿姨锤你。

  解雨臣说不怕,戏院是他家开的。解雨臣说这话时眼睛一直盯着他的脸,说到后面还得意地扬了扬下巴。

 
  结果等他回到他那小铺子,摘了眼镜准备洗把脸的时候才发现眼睛上让那混小子用油彩画了俩黑眼圈,他看着这俩眼圈发了半天愣,好容易洗掉了,躺倒床上一想起来就忍不住笑,笑了半天又想到之前做梦梦里的那个解雨臣,恍惚惚得好容易睡着,又开始做梦,梦到什么也不好说,绕来绕去也总是解雨臣。

  黑瞎子之前也没想过会和解雨臣有这么多交集,第一次见面解雨臣给他的印象无非是霍仙姑说的那样九门新一代最有出息的一个,结果之后熟起来倒常常忘记他一个人撑起了整个解家。



  解雨臣脑子里总是装了一堆稀奇古怪的东西,他永远搞不懂一只睡在房顶上的狗有什么好看的,可这偏偏是解雨臣最爱的睡前读物,而且解雨臣老爱听他讲故事,从他第一次下斗开始讲,讲他斗下的生死一线,讲他斗上的纸醉金迷,解雨臣每次都听得津津有味,而等他把故事讲完了,绞尽脑汁想故事的样子,又都能让解雨臣笑得停不下来。

  黑瞎子有时候想解雨臣活的真是简单,一条狗一个故事就能把什么也忘了。他也曾半开玩笑地问解雨臣怎么做到的,解雨臣看了他好一会儿,才笑着说有一个人让我知道原来活得再惨也可以笑,黑瞎子琢磨了很久也没想出来是谁,问解雨臣,解雨臣也不说,就看着他笑。

  这事在黑瞎子脑子里徘徊了有一阵子,但后来实在也想不出来是谁也就放弃了。

  解雨臣常常会和黑瞎子聊一些遥远的事,什么以后要养只像史努比一样的狗,还有以后吴邪成功了,他要去旅游,把解家晾他个三五个月,手机全TM关机,这话说得黑瞎子都不信,解雨臣还非要睁大了眼睛,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好像下一秒就要去订机票,在他的嘴里好像吴邪的成功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解雨臣说得时候很认真,黑瞎子一开始还在笑,后面恍恍惚惚也觉得好像是那么回事,吴邪会成功,他们会有很多个以后,以后要和解雨臣养条狗,以后要一起去旅行,以后……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