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外笙

顺儿哥二郎真爱
花爷本命

【船铁】大海

  威尔常常会想起杰克,毫无理由的,不是刻意,只是走到哪里杰克都好像与他形影不离,譬如现在,飞翔的荷兰人号上,水手们正举着朗姆酒大口地往自己的嘴里灌着,说是喝酒,酒却大半从嘴里漏了出来,洒在裸露的胸膛上,每一个人都满身的酒气,就连老特纳也不例外,水手们放肆的笑着,谈论着不知何处遥远的传说,或是海上新进的趣事,当然谈论的最多的还是遥远的陆地上,姑娘们柔软的乳房,鲜艳的嘴唇,还有那一头绑着红头绳直到腰际的秀发,每每谈及于此,每个人都会心照不宣的交换一个眼神,发出猥亵的笑容,但随后笑罢,便是一次漫长的沉默。

  这样的情景每天都会重复几遍,海上的亡灵或许还是太少,他们太闲了,威尔常常这样想,他从来不参与水手们的聚会,他随意的靠在船上任意的地方,看着水手们欢饮作乐,然后他回想起杰克,想起特图加里,姑娘们打在杰克脸上响亮的耳光,亦或是杰克站在他面前,举着朗姆酒,对他说,他真该尝尝这酒,威尔每次都会推拒,他不喜欢酒也不喜欢海盗。

  水手们的笑声更大了,威尔向大海望去,大海都一模一样,千百年来没有丝毫变化,宽阔也过于寂寞。

  威尔一直不太明白杰克为什么会想在这片寂寞的大海上永恒的存在下去,那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个,他已经在这片海上服役了太久,时间已经没有了意义,在船上度过的日子,自伊丽莎白去世后,他再也没有数过,他清楚地记得他听到伊丽莎白去世的消息时,陡然松了一口气,总算结束了,他爱伊丽莎白,但再深的爱,在大海和时间面前都异常脆弱,伊丽莎白的去世,解救了他们俩个,很久之前,他的上岸对于他们俩个来说就变成了一种磨难。

  他记得伊丽莎白留给她一封信,说聚魂棺在杰克手里,杰克找到了不老泉,他成功地和威尔一样,成了这海上的幽灵,哦或许这样说并不对,对于威尔来说是这样,杰克却是不一样的,杰克爱大海。

  威尔已经很久没见过杰克了,到底有多久威尔也说不清,只知道是很久了,他和杰克一起冒险的时候,他记得杰克说话总是要靠他很近,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他,他可以清楚的看见杰克眼角的皱纹,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杰克似乎已经不复存在了,威尔有时候甚至会怀疑到底有没有杰克这个人,就像他也会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威尔一样,时间太漫长了。

  水手们似乎是喝够了酒,有几个酒量差的就躺在甲板上呼呼大睡,剩下几个还算清醒的,都相坐无言,他们是被遗忘的人。

  威尔又向海边望了望,似乎看见了一艘挂满黑帆的船,又似乎看到了一片陆地,船上或者是陆地上有个人冲着他笑。

END

_____

之前的文卡了,发个短篇调剂一下QwQ
 

评论(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