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外笙

顺儿哥二郎真爱
花爷本命

【双叶黑花】

  主花秋友情向 虐 慎入

  解雨臣死了,是自杀,尸体隔了三天才被发现。那天晚上,叶秋从解家宅子的侧门进去,向前走了几步往右转过一个角门,迎面的西府海棠花团锦簇,香味弥漫了整个院子,月光也很晴朗,铺在地上像水一样,解雨臣的屋子灯火通明,叶秋想这时候解雨臣应该穿了件宽松的长袖衫,坐在桌子前,看他永远也看不完的账本。等叶秋推开门,却没有看到解雨臣,叶秋就往里间走,在里间他闻到一股臭味,解雨臣躺在床上,桌子上有一杯没喝完得水,还有半瓶安眠药,叶秋想,自杀的人是要下地狱的,过了一会儿他又觉得解雨臣不厚道,又骗他。

  葬礼举行得很平静,只有几个亲近的人来参加了,叶秋看见霍秀秀在灵前哭得稀里哗啦,也见到一个他不认识的人在灵旁不住地吸烟,但这些都不是他想见的人,直到葬礼结束,他想见的人也没有出现,他想解雨臣可能是对的,有些人永远也抓不住。


  解雨臣的遗嘱里把所有东西都给了叶秋,包括那座宅子,他一下子变成了个有钱人,他都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但后来除了那座宅子,他都捐给了福利院 ,他得帮解雨臣积点德,免得他在地狱里不好过。得到宅子的当天晚上,叶秋就住了进去,他不嫌忌讳,也不怕鬼,如果真的有鬼的话,那他真想掐住解雨臣的鬼魂,问他为什么。


  小时候他和叶修在解家住过一段时间,那时候的解雨臣穿一件粉色衬衫,闲的没事就唱几嗓子,成天给他们讲冷笑话,一手俄罗斯方块玩得出神入化,就连叶修也赢不了他。那时候他很爱和解雨臣在一起,解雨臣会给他讲很多故事,他第一次知道那个人就是在这些故事里,在每个故事的结局里,那个人都会离开,叶秋便问解雨臣为什么每次都不留住他。



   解雨臣看着叶秋隔了好一会儿,说有些人你永远也留不住,而且生离死别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每个人最后都会走。

  叶秋不信解雨臣的话,因为叶修不会走。

  那天解雨臣很有耐心,他向叶秋解释,即使是最亲的兄弟也有分开的时候。

  叶秋就不满地叫着说,他们不仅是亲兄弟还是双胞胎!

  解雨臣摇着头说就算是双胞胎也一样,所有人都会走。

  叶秋还是不信。

  "不过你比我运气好,你和叶修的联系永远不会断,就算脑袋忘记了,身体也会帮你们记住。像我和他,断了就是老死不相往来。"

  小时候叶秋不懂解雨臣的话,等长大,叶修真的离开而且好几年没回来后,叶秋就对着解雨臣说你还真是个乌鸦嘴,解雨臣听后就笑了,说:"你这才等了多久,我有个朋友等一个人等了十年。"

  叶秋说:"我不信,我又不认识你说的人,谁知道是不是你编出来的。"

  "那我等他也等了有十一年了,比我朋友好多一年,这下信了吧?"

   叶秋摇摇头,说:"那是你太忙,要不然早就花前月下,鸳鸯戏水了。"

  解雨臣笑着没再说话。电视上正放着电竞比赛,嘉世对战霸图,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配合的亲密无间,叶秋想,就算自己能等十年,他会等我吗?

  年龄大了以后,解雨臣便很少穿粉衬衫了,他说年轻时穿粉衬衫是为了看起来温和一点,没想到穿了十年硬生生穿出一股杀气。解雨臣一直都很忙,电话一会儿一个,闲下来的时候,他就和叶秋一起在西府海棠下面下象棋,解雨臣的象棋很好,据他自己说,他小时候常和他爷爷下棋,他爷爷的象棋下得是整个长沙最好的,不过后来他爷爷死了,他就只和叶秋下过,叶秋想那我还真是荣幸。

  叶修宣布退役的那天,叶秋和解雨臣一起去了H岛度假,叶秋的心情很不错,他觉得一切都会恢复正常,有的人会离开,但有的人还会回来。解雨臣在那天穿了一件粉色衬衫,风嘶嘶地吹着,叶秋看着解雨臣,忽然觉得解雨臣会走,而且再也不会回来。

  H岛上,叶秋一步不离地跟着解雨臣,解雨臣玩得很开心,至少在叶秋看来是这样。晚上回到宾馆,解雨臣说要买个纪念品,一会儿就回来,他没等叶秋答话就跑了出去,可是一分钟两分钟一个小时过去了,解雨臣一直没有回来。

  他走了,叶秋想,不会再回来了。叶秋感到眼睛涩涩的,一扭头却看见解雨臣拿了两个冰激凌站在身后,笑着说不知道他喜欢什么口味,就都买了草莓的,叶秋接过冰激凌,咬了一口,说:"我以为你走了。"解雨臣愣了一下,说:"我本来是要走的,可想到还有个爱哭鬼在等我,就回来了。"叶秋抬头看着解雨臣,冰激凌有点甜过了头。

  "那你还会走吗?"

  "不会了。"

  但最后解雨臣还是走了,叶修也没有回来。

  解家的海棠花开得正好,香味溢满了整个院子,叶秋想等海棠落了,叶修要是还不回来,他就去找他。

end

 

 

评论(7)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