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外笙

顺儿哥二郎真爱
花爷本命

【包罗】书

  罗辑一脸木然地看着镜子里在他背后冲他傻笑的家伙,他机械地洗完脸刷完牙,那家伙就一直直勾勾地盯着他。

  在罗辑准备上厕所的时候,罗辑总算是忍不了了,他扭过头来,看着眼前一头半长金发,衣着暴露,有着让他万分羡慕的八块腹肌的流氓,哆哆嗦嗦地说道:“我,我要上厕所。”

  那家伙似乎没有听到似的,还冲着罗辑眨了眨眼睛,一脸的无辜。

  罗辑叹了口气,闭上眼睛,认命般的坐到了马桶上,那流氓就蹲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他。

  这样的情形已经持续了一个月了,在某一天的早上,这个流氓就忽然出现在了罗辑的房子里,罗辑一开始还冲着流氓大呼小叫,后来他发现那流氓从不应声,只是一味的傻笑,这家伙不是哑就是傻,当时罗辑就下了定论。

  而后发生的事情更是让无神论的罗辑三观尽毁,那个流氓从不让他碰自己,俩人一直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而每次刚把流氓赶出去,一转眼那家伙又出现在了自己的身边,罗辑一度以为自己遇到了变态,打电话报警,警察看着罗辑和那流氓居然说让他考虑一下去精神病院,这可不好笑,罗辑试着和那家伙交流,那家伙却每回欲言又止,然后用一种哀怨的眼神看着他,就这样,两人开始了“同居”生活……

  等罗辑木然地走出了卫生间,流氓就跟在他身后,大摇大摆地丝毫不拿自己当外人,罗辑开始吃早饭,流氓就在旁边看着,这是更加让罗辑匪夷所思的事情,一个月来这家伙不吃不喝也不上厕所,就只是跟在自己身后寸步不离,罗辑已经开始着手调查自己这所房子以前是不是出过什么事,或者房子底下是坟场?他都快被这个流氓给整疯了!

  罗辑收拾好东西准备去学校,今天他和张教授约好了要谈毕业论文的事,流氓就一如既往地跟在他身边,罗辑已经可以做到无视他了。


  看到张教授,罗辑便把流氓抛到了脑后,张教授也很是热心,他一向看好罗辑,俩人相谈甚欢,等罗辑想起流氓的时候,才发现流氓已经很久没出现在他身边了,他还没来得及高兴,一转身,流氓坐在桌子上冲着他笑,即使是罗辑也不得不承认这流氓长得是挺有卖相的,走在外面回头率绝对百分之一百,不过可惜了,只有罗辑一个人能看到他。

“今天就聊到这儿吧,我看小罗你也有些累了。”

  “嗯,谢谢老师。”

  “对了,小罗你上次在我这儿落下一本书,之前一直忘了给你。”

  书?什么书?罗辑是有点忘记了,就看见张教授从办公桌里拿了出来,罗辑一下子红透了脸,那是之前自己在网上买的一本网络小说,让自己最钦佩的老师看到,真是丢死人了……

  张教授倒是没在意,把书交给罗辑后又嘱托了几句,才叫罗辑离开。


  等会到家里,那流氓却是换了个样子,一脸严肃地指着那本书,罗辑有些奇怪,他是第一次看见这流氓这么严肃的表情,他翻开了书,他当时夹着的书签还在里面,上面刚刚出现一个新角色,这本小说写的是相当不错,电竞题材,罗辑看得也是津津有味,不过时隔一个月有些情节也不大记得了,只记得自己之前是看到在抢野图boss有个流氓小白好像还是关键人物。


  罗辑翻开了书,流氓罕见地激动起来,手指着书上“流氓小白”四个字,又指了指自己,罗辑有些糊涂,但直觉告诉他,这个流氓之所以出现,和这本书有莫大的关系,他开始继续往下翻,流氓小白的形象也逐渐鲜明起来,这家伙可真够二的,罗辑撇撇嘴,他正打算继续往下翻,忽然听到一个声音,

  “小弟,和我一起回家。”

  罗辑猛地一扭头,看见自己家里的流氓咧开了嘴冲着自己直乐。

  “我靠靠靠!”

  这家伙居然说话了,罗辑咽了口口水,对着流氓就是噼里啪啦一顿询问。

  “靠!你这家伙谁啊?为什么会在我家里?你要有什么遗愿没有完成,你告我,我给你烧香啊,你什么时候走啊?”

  “小弟,你问题好多啊。”那流氓不满地说道,“我是包荣兴啊?小弟你不记得了?是老大让我来把你捞回去的,你在外面这么久,我们都很担心的。”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罗辑感觉自己脑子一是跟不上。

  “这什么跟什么啊?”

  包荣兴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

  “你继续往下看吧。”

  罗辑半信半疑地继续把书看了下去,后面又出现许多新角色,有一个召唤师叫做昧光,罗辑心里有个声音开始阻止他,不要再看了,罗辑丢开了书。

  “小弟,你怎么不继续看下去了?”包荣兴奇怪地问道。

  “这个不好看,还有为什么你让我看我就要看啊!”

  “你真麻烦啊小弟,大哥叫你看,你当然得看了。”包荣兴义正辞言地反驳道。

  罗辑没有理包荣兴,他暗自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打开电脑开始查阅论文所需的资料,那包荣兴学会说话后当真是烦的要死,一会儿问东问西的,一会儿又开始扯着嗓子唱歌,罗辑一次次地告诫自己要冷静,包荣兴的声音就在他耳朵便回荡,电脑里的资料他是一丁点也没能看进去。

  “小弟,你什么时候和我回去啊?”

  一股热气在罗辑耳边飘飘荡荡。

  “你离我这么近干嘛啊你!”罗辑猛地站了起来,包荣兴仍保持坐在罗辑身边的动作,罗辑可以肯定自己的耳朵现在一定红的不像话。

  包荣兴眨了眨眼睛,似乎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罗辑看着包荣兴眼睛扑闪扑闪的,觉着耳朵上的热度有蔓延的趋势,他急冲冲地想要逃离这个房间。

  隐隐约约听到包荣兴在他后面喊,


  “小弟你再不跟我回去,我就要一个人走了。”


  罗辑听不懂包荣兴的话,也不想听懂。

  但接下来的日子里,包荣兴真的不见了,他是回去了吗?罗辑想着,那可真是一件快事,罗辑把脑子里不该有的东西删了个遍。

  从明天起不会有人时时刻刻盯着自己,也不会有人在自己吃饭的时候蹲在一边,不会有人成天对着他傻笑,不会有人陪着自己熬夜,更不会有人在自己烦躁生气的时候,冲自己眨眼睛,什么都不会有了,一切只会越变越好,罗辑自欺欺人地想到。


  这一个月以来,包荣兴除了盯着自己,似乎也没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罗辑恍惚的想到,他看到被他扔在一旁的小说皱紧了眉头,所有的答案都在这本书里,他开始深呼吸,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不过是一本书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继续之前看到的昧光开始看下去,从昧光和包荣兴的相遇,到后面组成战队,他死死盯着昧光的名字,罗辑。

  他的头上开始冒冷汗,他继续往下看,挑战赛的胜利,无厘头的流氓,拆迁流,以及最后的冠军,他仰起头来,包荣兴离他只有几公分了,脸上一如既往的笑容让罗辑安心。


  “小弟,和我回家吗?”


  “好……”


包罗点文完成\(^o^)/@喵 ~ ~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