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外笙

顺儿哥二郎真爱
花爷本命

【包安】年少

  安文逸揽着小女友刚刚迈入游乐园的大门便注意到了包荣兴,安文逸没想到自己会再遇到包荣兴,而且是在这样的场合。

  包荣兴正坐在游乐园供游人休息的长椅上,半长的头发让汗水浸湿了黏在脖颈上,他身上穿了一件毛绒绒的布偶装,手里还拿了一个滑稽可笑的熊样的头套,在这样一个夏天,他的这身装扮只让人觉着热的喘不过气来,安文逸推了推眼镜,想要装作没有看到包荣兴的样子,拉着小女友匆匆向着游乐园里走去。

  小女友让他拉得一个趔趄,发出一声不大不小的惊呼,安文逸暗道不好,然后他果然听到了向他们走来的脚步声。


  “小安?”


  安文逸硬着头皮扭过头来,正撞进包荣兴惊喜的眼睛里,安文逸紧了紧拉着小女友的手,没有搭腔。

  “真的是你啊!好久不见!”包荣兴笑得和以前一样没心没肺。

  安文逸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和包荣兴问了声好。

  他的小女友到是对包荣兴挺感兴趣,毕竟包荣兴长了一张好皮相。

  “这位美女是谁啊?什么星座的?”包荣兴眨着眼睛向安文逸问道。

  安文逸注意到包荣兴的眼睛一直偷偷瞟着他拉着自家女友的手,安文逸咬了咬牙,他和包荣兴分开很久了,没道理自己见到他要像耗子见了猫一样,自己也没欠他什么。

  “这是我女朋友。”


  “女朋友啊……”包子的眼睛闪过那么一瞬间的失落,安文逸忽然觉得心里堵的慌,明明已经分开很久了,以前的记忆却在包荣兴重新出现在他面前时,渐渐变得清晰起来,他想起自己曾说过类似的话,在不知事的少年,他拉着包荣兴的手,走在学校高高的天台上面,冲着楼下来来往往的人群大喊,

  “这是我的男朋友!包荣兴是我的男朋友!”


  少年时代的事情现在回想起来,总显得有些傻逼,但确确实实不带一丝遮掩,敢说也敢做。

  安文逸推了推眼镜,有些事情过去了便不必再提。


  包荣兴恢复的很快,呵呵地笑出了声,又开始缠着问人家姑娘的星座,好像之前那一霎那的失落,仅仅只是安文逸一个人的幻觉。

  “我是金牛的。”小女友不好意思地和包荣兴搭着腔。


  “金牛啊,和摩羯很配哦。”


  包荣兴的声音在安文逸听来显得有些虚幻,他有多少年没有见过包荣兴了?自从高中毕业后就再也没见过了,他去上了大学,包子则去外地打工,他走他的阳关道,他过他的独木桥,就像两个增增减减的一次函数,交叉过后便再没有相遇的机会,距离却会越变越大……

  小女友和包子聊得很开心,包子笑呵呵地询问他们接下来的计划,顺便推荐了几个娱乐项目,似乎把过去放在心上的,只有他安文逸一个人。

  安文逸没有插进俩人的对话,小女友似乎是怕冷落了男朋友,包子也好像有事要忙,也没有聊多久便告别了,安文逸看着包荣兴把自己套在皱巴巴的玩偶服里,后知后觉地想到他很热吧。

 

  小女友拉着他在游乐园里四处乱转,安文逸沉下心来静静地陪着女朋友,试图把脑子里的包荣兴重新赶出去。

  但似乎哪里都有包荣兴的影子,有些记忆不去触碰,藏在心底渐渐变得模糊,但一旦碰到某个契机,便如春天发疯一样长着的野草,瞬间紧紧勒住了你的喉咙,让你难以呼吸。

  小女友玩得很开心,最后照例是坐摩天轮,小女友半开玩笑地跟他讲,

  “据说在摩天轮最高处接吻的情侣会一起过一辈子哦。”

  “这传说早就老掉牙了。”安文逸笑着回应道,这传说在他高中时就知道了,包荣兴总是对一些本应该是女孩子们关注的东西兴趣非常,譬如星座,再譬如摩天轮的传说,他是想不通包荣兴一米八八的个子,浑身的腱子肉,怎么就喜欢这些东西呢?他还记得包荣兴跟他提起这个传说时一脸的庄重,那家伙总是把别人说的每一句话都当真。


  包荣兴跟他提起这个传说时,还十分严肃地问了他一个问题,他问安文逸,

  “我可以吻你吗?”

  彼时摩天轮刚好停在了最高处,安文逸没有回答,他直接冲过去,扑到包荣兴的怀里,两人相拥在一起,交换了他们的第一个吻,那个吻并不算完美,两个人都没有经验,甚至差点磕到了牙齿,但那是他们的第一个吻,包荣兴对那些东西总是深信不疑,在他看来,吻过,就是要过一辈子的。



  小女友硬要一个人去买票,徒留安文逸一个人站在原地,他漫无目的地随意看着,这时,他看见一只高高大大的玩偶熊向他走了过来,他知道,那是包荣兴。


  大熊走到了他的身旁,他没有说话,大熊也没有,大熊手里拿着一团气球,他从里面挑出来一个,塞到了安文逸手里,安文逸抬起头,那是个粉红色爱心样的气球,上面打印着三个黑色的大字,在阳光的映衬下晃眼得厉害,安文逸动了动嘴唇,近乎于自言自语地问道,

  “你热吗?”

  大熊依然没有说些什么,只是晃了晃他的大脑袋,安文逸几乎可以想象到包荣兴一定在里面笑得像个傻逼。

  大熊并没有在安文逸身边停留太久,小女友还没有回来他便消失在了安文逸的视线之外,气球在空中荡悠悠地飘着,安文逸缓缓地松开了手,气球开始腾飞向上,它会越飞越高,然后在某个恰当的时候,“嘣”的一声炸裂,就像他们曾经的少年时代,再无影踪。






  一写冷cp脑洞便大的填不上,这是来自@兴欣网吧  的点文望不嫌弃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