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外笙

顺儿哥二郎真爱
花爷本命

【解雨臣】无cp花爷中心

  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

  解雨臣抿了口茶水,包厢外面杜丽娘的声音晃晃悠悠地传了进来,消散在手下人的窃窃私语之间。

  解雨臣用手指点着桌子,跟着旦角的声音打着节拍,就好像多年前的红二爷一样,哼着小曲儿就在长沙立稳了脚跟。

  账本已经看了很多遍,大问题没有小问题不断,解雨臣也懒得追究,冲着各盘口的大小伙计挥了挥手,说今儿个唱的是牡丹亭,新捧的角,唱得还不错,账就查到这儿,也不耽搁大家听戏。

  伙计们连声称是,陆续都出了包厢,只余下解雨臣和几个亲信,外面杜丽娘还在唱着,倒是比先前清楚了许多,解雨臣吩咐打开了门,包厢口斜对着戏台,看得倒也清楚。

  停半晌整花钿,没揣菱花,偷人半面,迤逗的彩云偏。我步香闺怎便把全身现!

  唱的怎么样?

  解雨臣对着剩下的几个人问道,

  还好还好,声线唱腔挺好的,身段也不错,就是比咱当家的还差上那么一截。

  就是就是,要咱当家的去唱,那绝对惊艳全场啊,可惜了台下这些人都没这个眼福。

  解雨臣笑了笑,

  这姑娘唱得比我好。

  包厢里有些尴尬,解雨臣倒没在意,跟着台上的杜丽娘就唱了起来。

  你道翠生生出落得裙衫儿茜,艳晶晶花簪八宝瑱,可知我常一生儿爱好是天然,恰三春好处无人见。

  当家的唱得真好,呵呵。

  解雨臣又笑了一下,没有理手下人的奉承,杜丽娘还在唱着,解雨臣站起身出了包厢,伙计赶紧跟在后面。

  忽然解雨臣停住了身子,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从兜里掏出一个玉佩。

  把这个给了杜丽娘。

  伙计连忙称是。

  不提防沉鱼落雁鸟惊喧,则怕的羞花闭月花愁颤。

  解雨臣哼着杜丽娘没唱完的下一句,出了新月饭店,看了看天空,今天晚上应该挺晴朗的。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