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外笙

顺儿哥二郎真爱
花爷本命

【邦信】幻灭

  峡谷里面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个新英雄诞生,每一个新英雄的出现,都会惹来欢笑、愤怒甚至是泪水,韩信不能理解为什么虞姬要来的时候,项羽整日等在泉水里,第一次见面就相拥而泣,更不能理解李白为每一个到来的英雄赋诗作对,还有狄仁杰对着长安城长吁短叹……

  他曾把自己的疑问向张良询问过,张良看着他那本言灵之书,甚至没有抬起头瞧他一眼,他去问李白,李白拿着那破酒壶冲他摇了摇头,项羽对他则只是冷笑。

  韩信觉得他和其他英雄有些不一样,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与他的相处,他也便把它搁在了一旁,不去想它,那无论它是什么都会化作一团云烟慢慢消散再也不见的。


  峡谷依然每隔一段时间诞生一个新英雄,韩信每次也都会去看看热闹,看新出的英雄又与他的哪位老朋友纠缠不清,再听听李白的一壶老酒一首新诗。

 
 
  但最近快要出的英雄似乎有些不大一样,先是刘备每天摸着自己小黄鸡在他的野区里四处闲逛,然后是项羽看着他的目光里除了不屑居然还多出了一点同情?最不正常的则是张良,居然到他那里喝了一下午的闲茶。

  韩信本能地感到不对劲,这次新来的是与他有关系吗?


  韩信来到泉水边,所有人都自觉地给他让出一条路,张良则站在泉水边看着他,韩信抓着长枪的手有些发抖,他想起孙尚香曾经拿着大炮笑他是个懦夫,他不解,孙尚香却在地上笑出了眼泪,然后狠狠地站起身来,一个翻滚把草丛里残血的刘备送回了泉水,最后对着他说,谁欠了我我会加倍讨回来,而不是欺骗自己逃避一切。


  韩信不明白孙尚香的意思,也不明白她看向周瑜刘备时眼睛里闪过的愤怒还有几丝凄楚。


  新英雄还没有出现,张良又翻起了他那本言灵,李白新打了酒楼里的女儿红喝的颠三倒四,貂蝉拿着镜子梳妆打扮,吕布站在一旁沉默不语,孙尚香则一刻不停地擦着自己的大炮。


  泉水开始翻起白色的光,韩信摸了摸自己红色的长马尾,他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谁。


  刘邦从泉水里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韩信,他看见韩信紧紧地握着长枪,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张良倒是和从前一样,不失礼节地对自己行了礼,韩信则一脸的诧异。


  刘邦一时间也不知道要怎样面对韩信,几次张开了嘴竟说不出话来,这里不是他的未央宫,他也不再是他的大将军。



 
  最后还是韩信先开了口,他向刘邦仔细介绍了王者峡谷,哪里是野区,哪里是水晶,还有刘邦的职业工作等等,刘邦静静地听着,张良在一旁但笑不语。

  想象中大打出手的场面没有出现,就像俩个陌生人第一次见面时一样正常,没有丝毫波动,这似乎是有史以来最平静的一次英雄诞生了。

  孙尚香在一旁冷笑着,貂蝉扶正了头上的发簪,李白拿着酒壶直摇头。

  韩信心里也有些失望,他以为今天他可以找见自己和其他英雄不一样的东西。

  刘邦的加入并没有在峡谷里掀起比其它新生英雄更大的波澜,相反安分的许多。

  但韩信还是感到了不同,不是刘邦,是他自己,他开始了无休止的噩梦,照理说,峡谷里的英雄是不需要睡眠的,累了到泉水里一站,立马身心舒爽,但韩信最近打野的时候甚至都会在草丛里睡到战斗结束,梦里无休止地出现同一个画面,血色的天空,高高的将台,丛生的竹林……


  韩信每时每刻似乎都很困,他躺在泉水里,泉水泛起柔和的光把他包围,他又做梦了,梦里出现了一个少年,从漂母之食到胯下之辱,从背水一战到亥下之围……楚王,淮阴侯……

  刘邦看着睡梦中的韩信皱紧了眉头,伸出手摸了摸韩信的脸,张良在一旁笑着,你要真喜欢他,当初怎么能下的去手?

  刘邦没有搭腔,韩信还在做梦,梦醒之后,谁也不知道会迎来怎样的他。


end?


 

 

评论(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