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外笙

顺儿哥二郎真爱
花爷本命

开心到爆炸,等高考完回来给黑花产粮,我要写一个长篇!

【黑花】以后

  黑瞎子其实不太懂戏,从前跟着陈四爷混得时候就不太懂,只是四爷爱听,他便也跟着看过几场,能说道几句,后来单干就没在碰过,即使后来他和解雨臣混到了一起也是一样。

  他有时候也挺奇怪,不知道解雨臣每天哼呀个什么劲儿,解雨臣请他去戏院听戏,他刚到地还没等解雨臣出场就睡着了,梦里解雨臣像个小姑娘一样,羞答答地拉着他的衣服,小声地问他什么时候娶他。

   黑瞎子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吓醒了,醒来手心里黏糊糊的,周围的人都走没了,除了他就解雨臣一个坐在戏台上,悬着两条腿,咔吧咔吧地磕着瓜子,那瓜子皮落在戏台前积了有一地,见黑瞎子醒了他就从戏台上跳了下来,抖了抖衣服,冲黑瞎子啧了两声,摆出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模样狠劲儿地摇了摇头。

  黑瞎子让他逗笑了,说你磕着一地瓜子也不怕一会儿扫地阿姨锤你。

  解雨臣说不怕,戏院是他家开的。解雨臣说这话时眼睛一直盯着他的脸,说到后面还得意地扬了扬下巴。

 
  结果等他回到他那小铺子,摘了眼镜准备洗把脸的时候才发现眼睛上让那混小子用油彩画了俩黑眼圈,他看着这俩眼圈发了半天愣,好容易洗掉了,躺倒床上一想起来就忍不住笑,笑了半天又想到之前做梦梦里的那个解雨臣,恍惚惚得好容易睡着,又开始做梦,梦到什么也不好说,绕来绕去也总是解雨臣。

  黑瞎子之前也没想过会和解雨臣有这么多交集,第一次见面解雨臣给他的印象无非是霍仙姑说的那样九门新一代最有出息的一个,结果之后熟起来倒常常忘记他一个人撑起了整个解家。



  解雨臣脑子里总是装了一堆稀奇古怪的东西,他永远搞不懂一只睡在房顶上的狗有什么好看的,可这偏偏是解雨臣最爱的睡前读物,而且解雨臣老爱听他讲故事,从他第一次下斗开始讲,讲他斗下的生死一线,讲他斗上的纸醉金迷,解雨臣每次都听得津津有味,而等他把故事讲完了,绞尽脑汁想故事的样子,又都能让解雨臣笑得停不下来。

  黑瞎子有时候想解雨臣活的真是简单,一条狗一个故事就能把什么也忘了。他也曾半开玩笑地问解雨臣怎么做到的,解雨臣看了他好一会儿,才笑着说有一个人让我知道原来活得再惨也可以笑,黑瞎子琢磨了很久也没想出来是谁,问解雨臣,解雨臣也不说,就看着他笑。

  这事在黑瞎子脑子里徘徊了有一阵子,但后来实在也想不出来是谁也就放弃了。

  解雨臣常常会和黑瞎子聊一些遥远的事,什么以后要养只像史努比一样的狗,还有以后吴邪成功了,他要去旅游,把解家晾他个三五个月,手机全TM关机,这话说得黑瞎子都不信,解雨臣还非要睁大了眼睛,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好像下一秒就要去订机票,在他的嘴里好像吴邪的成功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解雨臣说得时候很认真,黑瞎子一开始还在笑,后面恍恍惚惚也觉得好像是那么回事,吴邪会成功,他们会有很多个以后,以后要和解雨臣养条狗,以后要一起去旅行,以后……

 
 
 

【求推荐】

刚入圈,发现粮食太多不知所措,想啃长篇求推荐,谢谢!!

包砸生日快乐(没有贺文什么的感觉好惭愧

【双叶黑花】

  主花秋友情向 虐 慎入

  解雨臣死了,是自杀,尸体隔了三天才被发现。那天晚上,叶秋从解家宅子的侧门进去,向前走了几步往右转过一个角门,迎面的西府海棠花团锦簇,香味弥漫了整个院子,月光也很晴朗,铺在地上像水一样,解雨臣的屋子灯火通明,叶秋想这时候解雨臣应该穿了件宽松的长袖衫,坐在桌子前,看他永远也看不完的账本。等叶秋推开门,却没有看到解雨臣,叶秋就往里间走,在里间他闻到一股臭味,解雨臣躺在床上,桌子上有一杯没喝完得水,还有半瓶安眠药,叶秋想,自杀的人是要下地狱的,过了一会儿他又觉得解雨臣不厚道,又骗他。

  葬礼举行得很平静,只有几个亲近的人来参加了,叶秋看见霍秀秀在灵前哭得稀里哗啦,也见到一个他不认识的人在灵旁不住地吸烟,但这些都不是他想见的人,直到葬礼结束,他想见的人也没有出现,他想解雨臣可能是对的,有些人永远也抓不住。


  解雨臣的遗嘱里把所有东西都给了叶秋,包括那座宅子,他一下子变成了个有钱人,他都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但后来除了那座宅子,他都捐给了福利院 ,他得帮解雨臣积点德,免得他在地狱里不好过。得到宅子的当天晚上,叶秋就住了进去,他不嫌忌讳,也不怕鬼,如果真的有鬼的话,那他真想掐住解雨臣的鬼魂,问他为什么。


  小时候他和叶修在解家住过一段时间,那时候的解雨臣穿一件粉色衬衫,闲的没事就唱几嗓子,成天给他们讲冷笑话,一手俄罗斯方块玩得出神入化,就连叶修也赢不了他。那时候他很爱和解雨臣在一起,解雨臣会给他讲很多故事,他第一次知道那个人就是在这些故事里,在每个故事的结局里,那个人都会离开,叶秋便问解雨臣为什么每次都不留住他。



   解雨臣看着叶秋隔了好一会儿,说有些人你永远也留不住,而且生离死别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每个人最后都会走。

  叶秋不信解雨臣的话,因为叶修不会走。

  那天解雨臣很有耐心,他向叶秋解释,即使是最亲的兄弟也有分开的时候。

  叶秋就不满地叫着说,他们不仅是亲兄弟还是双胞胎!

  解雨臣摇着头说就算是双胞胎也一样,所有人都会走。

  叶秋还是不信。

  "不过你比我运气好,你和叶修的联系永远不会断,就算脑袋忘记了,身体也会帮你们记住。像我和他,断了就是老死不相往来。"

  小时候叶秋不懂解雨臣的话,等长大,叶修真的离开而且好几年没回来后,叶秋就对着解雨臣说你还真是个乌鸦嘴,解雨臣听后就笑了,说:"你这才等了多久,我有个朋友等一个人等了十年。"

  叶秋说:"我不信,我又不认识你说的人,谁知道是不是你编出来的。"

  "那我等他也等了有十一年了,比我朋友好多一年,这下信了吧?"

   叶秋摇摇头,说:"那是你太忙,要不然早就花前月下,鸳鸯戏水了。"

  解雨臣笑着没再说话。电视上正放着电竞比赛,嘉世对战霸图,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配合的亲密无间,叶秋想,就算自己能等十年,他会等我吗?

  年龄大了以后,解雨臣便很少穿粉衬衫了,他说年轻时穿粉衬衫是为了看起来温和一点,没想到穿了十年硬生生穿出一股杀气。解雨臣一直都很忙,电话一会儿一个,闲下来的时候,他就和叶秋一起在西府海棠下面下象棋,解雨臣的象棋很好,据他自己说,他小时候常和他爷爷下棋,他爷爷的象棋下得是整个长沙最好的,不过后来他爷爷死了,他就只和叶秋下过,叶秋想那我还真是荣幸。

  叶修宣布退役的那天,叶秋和解雨臣一起去了H岛度假,叶秋的心情很不错,他觉得一切都会恢复正常,有的人会离开,但有的人还会回来。解雨臣在那天穿了一件粉色衬衫,风嘶嘶地吹着,叶秋看着解雨臣,忽然觉得解雨臣会走,而且再也不会回来。

  H岛上,叶秋一步不离地跟着解雨臣,解雨臣玩得很开心,至少在叶秋看来是这样。晚上回到宾馆,解雨臣说要买个纪念品,一会儿就回来,他没等叶秋答话就跑了出去,可是一分钟两分钟一个小时过去了,解雨臣一直没有回来。

  他走了,叶秋想,不会再回来了。叶秋感到眼睛涩涩的,一扭头却看见解雨臣拿了两个冰激凌站在身后,笑着说不知道他喜欢什么口味,就都买了草莓的,叶秋接过冰激凌,咬了一口,说:"我以为你走了。"解雨臣愣了一下,说:"我本来是要走的,可想到还有个爱哭鬼在等我,就回来了。"叶秋抬头看着解雨臣,冰激凌有点甜过了头。

  "那你还会走吗?"

  "不会了。"

  但最后解雨臣还是走了,叶修也没有回来。

  解家的海棠花开得正好,香味溢满了整个院子,叶秋想等海棠落了,叶修要是还不回来,他就去找他。

end

 

 

黑花居然发糖了qwq感觉熬了这么多年总算不会在有人说是拉郎了(ಥ_ಥ)

潘辞的第一个tag,还被屏蔽了o(╯□╰)o好吧,我已经尽量写的隐蔽了(ಥ_ಥ)

【单箭头疯狂洒狗血系列之双叶】

  叶修→叶秋→???

年上 虐哥哥,慎入!

可能ooc
 

  0

  人生中总会发生各式各样的不幸,而有些不幸从一开始白注定要发生,躲也躲不过,叶修在自己一出生便遇到了自己这辈子最大的不幸,那就是他有一个双生弟弟叶秋,这话的意思并不是他不爱他的弟弟或是他的弟弟给他带来了许多麻烦,实际上他十分爱他的弟弟,而他的弟弟也从不给他制造麻烦。

  1

  叶修爱叶秋,这件事情毋庸置疑,即使后来俩人分离多年,这个事实也没有丝毫变化。叶修和叶秋从小便形影不离,坏事好事都是一起干,上到上树掏鸟窝,下到拿弹弓打邻居的狗,那时候叶修还不爱叶秋。他们俩个一起皮,到头来却只有叶修一个人受罚,原因是他在娘胎里抢了太多属于叶秋的营养,导致他一出生便哭声如雷,而叶秋只能发出呜呜的像小猫一样的叫声,所以叶秋体弱受不得罚,而他又是哥哥,叶秋乖乖巧巧的,主谋便肯定是他,他便只得跪在院子里,连晚饭也没得吃,这个时候他非但不爱叶秋,甚至有些恨他的意味,但等到叶秋趁父母不注意,偷偷藏了馒头来找他时,他又改变了主意,那大白馒头咬在嘴里还热乎乎的。

  他咬着馒头便会忍不住狠狠捏一下叶秋的脸,然后问叶秋怎么每天吃那么多还这么瘦,像个猴儿似的,叶秋的脸会在听到他的话后涨得通红,用丝毫没有杀伤力的眼神瞪上他一会儿,好半天也没想出反驳的话来,最后只好气鼓鼓地跑回屋里去。晚上的风很冷,天空也不是很明朗,只有一轮月似现非现,每到这时,叶修就会觉出叶秋的可爱,并且十分地爱他。

  他们中学的时候叶秋便再不会随着叶修瞎胡闹了,叶家的家法很严,对叶秋更是给予了极大的厚望。每天放学,叶修走在前面,叶秋背着书包走在后面,叶修可以听到叶秋的脚步声,一下一下落在地上很有节奏,像是某个断了篇的乐章,他听着听着便会忽然跑起来,把叶秋抛到脑后,他会跑到一处网吧里,在游戏里称王称霸,叶秋则按部就班地回到家中。

  叶修找的网吧一向隐蔽,他不想回去便不会有任何人可以找到他,但当叶修又一次和朋友打算在网吧包夜时,他看见了叶秋,叶秋背着书包站在网吧门口看着他,叫他哥哥,喊他回家,那天网吧里人很多,乱嘈嘈的,但叶秋的声音他听的很清楚,他不知道叶秋怎么找到他的,也不清楚为什么他二话不说就和叶秋走了,他只是感到了一种十足的快乐,但他在快乐什么,他也不知道。



  2

  叶秋的皮肤很白,脱了衣服从上到下光溜溜的,既不前凸也不后翘。叶修十五岁以前都和叶秋睡在一起,叶秋的睡相很老实,但是很瘦,抱在怀里一点也不舒服。而叶修爱叶秋,所以叶修看着睡着后的叶秋便想要去抱他,他的手透过叶秋的睡衣揽住叶秋的腰,叶秋的呼吸就打在他的脸畔,他很有些激动,就凑过去,用嘴在叶秋的脸上轻轻碰一下,他会闻到一股浓郁的奶香味,把他绕得晕晕乎乎的,只觉得眼前什么都是假的,手也不敢乱动,只是盯着叶秋的嘴唇看上一会儿,然后又开始数叶秋的睫毛,一只眼睛还没数完就睡着了。



  十五岁那年他偷了叶秋的行李,坐上了通往H市的火车,坐在他旁边的是一个年轻的母亲,怀里抱着一个婴儿,婴儿一直在哭,年轻的母亲还不懂怎么照顾孩子,头上急出了汗。在十五年前的摇篮里,叶修也是这样的大哭,他的父母也是同样的不知所措,叶秋躺在他的身边,发出含糊不清的音节,屋里的灯光很亮,他还不知道身旁那一团软乎乎的东西是什么,他哭是因为他饿了,十分的饿。


  3

  H市里下着迷蒙的小雨,叶修在嘉世的训练室里一遍又一遍地操作一叶之秋跳跃、翻滚、攻击,沐橙在他的身边昏昏欲睡。前几天沐橙坐在椅子上,荡着两条腿告诉他有喜欢的人就一定要去告白,他只是笑了笑说他不敢,沐橙便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说勇士都是百折不挠的,不能因为怕拒绝就放弃。叶修说他不是怕拒绝,他是怕那人答应,沐橙听不懂问他为什么,叶修答不上来,沐橙便撇着嘴说他骗人,告白怎么会怕人答应呢?但他就是怕啊,叶修想,他没有沐橙争论,沐橙还小,不会懂。



  叶修爱叶秋,但是他怕叶秋也爱他,这件事情很奇怪,但事实就是这样,叶秋也的确不爱叶修。叶修是在叶秋来找他那天确定这件事的,那天在兴欣,叶秋喝了点酒,他把叶秋扶进自己房间后,叶秋紧紧地搂着他,傻呵呵地一个劲儿笑,告诉他自己有喜欢的人了,叶修听了这话,心脏便开始不规则地乱跳,既期待又害怕着什么,不过他既期待又害怕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叶秋嘴里的人他猜不出来是谁,但他知道不会是自己。


  叶秋走后,叶修登录游戏,君莫笑在荣耀地图里四处乱逛,游戏里的天空散发着不真实的美丽,新春的早上还没有太多的人,叶修想到叶秋不厌其烦地喊他回家,想到自己不在的时候叶秋已经从十五岁的少年长成了一个大人,这一刻他忽然发现,原来自己已经错过了那么多。

end

下一篇虐秋弟弟,猜猜秋弟弟喜欢谁
 

【花包花】

一个脑洞以后有时间可能会码出来,终于把我的两个男神写到了一起( •̀∀•́ )

"当家的,这孩子……?"

  "回来的路上捡的,让人贩子拐了,我看他不哭不闹怪可爱的,就把他带回来了,你一会儿去把这孩子户口解决一下,哦对了,忘了问这孩子叫什么了。"



  "我叫包荣兴!包子的包!"

  "那我以后就叫你包子了,你喜欢吃包子吗?"

  "喜欢喜欢最喜欢了!大叔你真是个好人!"

   "叫哥哥。"

  "可是大叔明明你年纪都这么大了,叫哥哥不会显得叔叔你装嫩吗?"

  "……我今年才二十五。"



  "呀呀呀!你是哪来的妖怪!"

  "包子别闹!把拖把放下!是我!"

  "大叔?大叔你这身装扮好奇怪呀!像个妖怪似的。"

  "这叫戏服,我脸上画的是妆,来听哥哥给你唱一段。"

  "包子?包子!这孩子,怎么睡着了?我唱得有那么难听吗?"






  "大叔!你身上好多血!你你会死吗?"

  "没事的,我不会死,来乖,哥哥有点累了,让哥哥睡一觉。"



  "大叔你的个头怎么都不长了,我都快比你高出半个头了!大叔你好矮哦。"

  "你这混小子!"

  "大叔这么多年你怎么一点变化都没有?"

  "有些东西是天生被注定要背负的,你不懂。"

  "大叔!你的头发怎么长得这么快啊!都到腰了!"

  "那包子帮我剪剪?"



  "大叔你身上好香啊。"

  "是啊……"


  "小花……你!"

  "小邪,我拜托你件事,等时候到了,你关照一下包子,那孩子心思太纯,我怕他吃亏。"

  "小花……会有办法的!"

  "吴邪,没有办法的,你明白,你和我都是一样的,躲不过的……"


  "包子。"

  "怎么了大叔?"

  "我……最近要出去办点事,你不是说你老大邀你去h市吗?我让你吴叔送你去。"

  "大叔你最棒了!等我拿个冠军回来!"

  "我等着。"

【叶包】相伴(上)

  "咚!咚!"

  怪物用身体撞击着训练室的大门,叶修瘫坐在门前,他的脑袋嗡嗡作响,眼前红的黑的混作一团,他的身体靠在门上微微颤抖着,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甜甜的混杂着铁锈的味道。

  门外的怪物不知休止地撞击着,几片灰白的墙皮跌落了下来,叶修闭上眼睛,他听到自己的心脏在胸膛里有力地搏动,他扶着墙慢慢站了起来,他的身上穿了一件棕黄色的毛衣,上面沾染上了灰尘还有一些暗红色的痕迹,左小腿不自然地扭曲,手背上有几道血痕,像是野猫抓出来的样子。

  大门在他的背后显得摇摇欲坠,叶修环视了一下训练室,想要找件趁手的武器,他的左腿隐隐发疼,应该是骨折了,或许更糟,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叶修想。

  训练室窗台的角落里有一个铁板手,是之前不知道修什么东西时落下的,背后咚咚的撞击声像是阎王在催命,好像只要他稍稍放松一点,门外的牛鬼蛇神就会一拥而上。

  叶修尝试地迈出右腿,然后开始缓缓挪动左腿,左腿刚一落地他便感受到一种钻心的疼痛,本来很近的距离在这样的情况下犹如天堑。

  叶修咬了咬牙,忍着剧痛加快了前进的速度,等他拿到铁板手回到门前时,只觉得自己的左腿像是要废掉了。

  他守在大门边,等着那怪物冲进来的一瞬间便给它致命一击。

  整个训练室里,只能听到咚咚的撞门声还有叶修规律的呼吸。

  忽然一阵脚步声传进了叶修的耳朵里,撞门声也随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那怪物一声意味不明的吼叫,随后是什么东西打在肉体上的声音,过了好一会儿,门外才重归于平静。

  "老大,是你在里面吗?"

  包子!叶修呼吸一滞,疲惫的眼睛重新焕发出奇异的光彩,他用右手拿住扳手,左手去开锁,他的手心里满是汗,黏糊糊的,听到包子声音的一瞬间叶修甚至有种脱力的感觉。

  门刚一打开,包子便朝着叶修扑了过来,叶修只用一条右腿支撑着,让包子直接扑倒在了地上,包子就势坐在他的身上,把头垂了下来,埋在叶修的胸口上,半长的头发扎在叶修的脖颈处,有些痒。

  叶修能够感受到包子略显慌乱的呼吸,还有他紧锢着自己的手臂,叶修回应似的拍了拍包子的背,从包子的肩膀上往门外看,叶修看到一根染血的铁棒,还有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这一切都显得十分不真实,叶修把脸紧贴在包子的发丝上,他现在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他活着,包子也活着。

tbc

来自 @包容心  的点文,望不嫌弃(>﹏<)